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河洛古国”填补中华文明起源“三大关键”

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河洛古国”填补中华文明起源“三大关键”
中新社北京5月7日电 (记者 孙自法)“双槐树遗址的发现,填补了中华文明起源关键时期、关键地区的关键材料。”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中华文明探源工程首席专家王巍7日表示。  经过连续多年考古发掘,位于河南巩义河洛镇的双槐树古国时代都邑遗址7日公布阶段性重大考古成果,确认其是距今5300年前后的仰韶文化中晚期巨型聚落遗址,并获专家们命名为“河洛古国”。  王巍当天在郑州参加成果发布和点评。他通过网络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表示,“河洛古国”遗址的考古发掘成果,填补了中华文明起源的三大关键——关键时期、关键地区、关键材料。  作为世界四大文明之一,中华文明是唯一延续至今未曾中断的文明,它如何起源发展备受关注。继夏商周断代工程之后,中国又启动中华文明探源工程,旨在揭示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起源与早期发展历程。  “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历时15年,在辽河流域、长江中下游等都发现了距今5000年左右的高等级都邑遗址,显示出文明化进程加速的倾向,但中原地区却没发现,我感觉是一个很大的遗憾。”王巍坦言,大家都知道中原是中华文明的中心,但它究竟是什么时候形成的中心?此前一直欠缺过硬的考古资料。“双槐树遗址的发现,填补了中华文明起源关键时期、关键地区的关键材料。”  双槐树遗址位于黄河南岸以南2公里、伊洛河东4公里,处于河洛文化中心区。站在遗址高处,黄河两岸风光尽收眼底。遗址面积达117万平方米,发现有仰韶文化中晚阶段3重大型环壕、封闭式排状布局的大型中心居址、采用版筑法夯筑而成的大型连片块状夯土遗迹、3处经过严格规划的大型公共墓地、3处夯土祭坛遗迹等,并出土一大批仰韶文化时期丰富的文化遗物。  王巍指出,这是一处经过精心选址和科学规划的都邑性聚落遗址,周边的青台、汪沟和洛阳的苏羊、土门等多个遗址,特别是西山、点军台、大河村仰韶文化城址组成的城址群对双槐树都邑形成拱卫之势。  他强调,双槐树遗址发掘的意义在于,实证了在5300年前后这一中华文明起源的黄金阶段,河洛地区是当时最具代表性和影响力的文明中心。“在这一阶段,文化上的中国已经形成雏形,以双槐树遗址为中心的仰韶文化中晚期文明,的的确确是黄河文化之根,堪称‘早期中华文明的胚胎’。”  双槐树遗址的出土器物,还包含大汶口文化、屈家岭文化、双墩文化、薛家岗文化、松泽文化、大溪文化等许多当时的外来文化因子,这体现“河洛古国”已出现兼容并蓄的文化传统,表明中华文明从起源阶段就具备开放包容的特性。  王巍认为,这些出土器物充分证明,“河洛古国”在距今5000年前后就是联通四方的交通要道。中原地区具有居中的地理优势,有利于文化汇聚和辐射,当时的中原先民对外来文化采取主动吸收而非排斥的态度,“这是中华文明的底色,也是中华文明得以延续的重要因素”。(完)

Posts Tagged with…

Writ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