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人接头、人满为患 北京个别网吧棋牌室偷摸营业

专人接头、人满为患 北京个别网吧棋牌室偷摸营业
[][字号 ][] 刚刚过去的这个“五一”假期,是北京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响应级别下调后的首个假期。调低应急响应级别,并不意味着警报解除。在5月2日北京举行的第100场疫情防控发布会上,北京市发改委发布的“三张清单”规定,影剧院、歌舞娱乐场所、游戏厅、网吧、KTV、小区内外棋牌室、娱乐室以及利用地下空间建设的体育健身场所等场所暂不开放。尽管规定很明确,但记者发现,部分场所“五一”假期还是偷偷开门营业。 目击1:进网吧有专人接头 按照规定,网吧属于暂不开放的六类行业之一。但记者在暗访中发现,一些网吧通过微信、电话等途径招揽生意,偷偷将顾客带进店内。 “五一”假期,记者通过某点评软件拨通了通州区马驹桥镇环景路上一家网吧的电话。电话中,商家表示网吧正在营业,可以接待顾客,“你搜我手机号加个微信吧,把你们要来的人数和大致的时间告诉我。到门口的时候,提前微信跟我说一声,我让人去接你。” 翻看该商家的微信朋友圈,早在4月29日,这家网吧就已经恢复了营业。在其最新的朋友圈中,该店主写道:“朋友们来就可以,别问行不行能不能,来就完了。” 来到该网吧门口,大门上贴有暂停营业的通知。透过玻璃向内张望,屋内也是一片漆黑。表面上看,这里没有营业的迹象。当记者通过微信告知店家已经到达后,很快,一名年轻男子拎着一串钥匙从一旁的通道内走出。确认来者身份后,他弯下腰打开了紧锁的店门。“进去之后不能拍视频,不能拍照片,千万别发朋友圈,只能打游戏。”进入网吧前,男子特地强调道。 刚一走进网吧内,还没适应屋内昏暗的光线,记者耳边就传来一阵鼠标和键盘的快速敲击声。网吧一层全黑着灯,除了前台以外空无一人,但抬头望去,二层却灯火通明,从传来的键盘声和交流声判断,楼上的人数不少。 没有出示健康码,只简单测温和登记后,记者便被领到了二楼的一台机器前。此时,20多名网友正在打游戏。该网吧的二楼面积并不大,来打游戏的人大多是成群结队而来,不少人紧挨着坐在一起,间隔达不到“一米线”的防护要求。为了方便交流和吸烟,一些人甚至全程都没有佩戴口罩。 目击2:无需登记扫码就能上网 随后,记者又来到距此不远坐落在兴华南街上的一家网吧。同样是偷偷营业,这家网吧却显得更加深藏不露。 整个网吧位于地下室,顺着大门望去,只能看到通往地下的斜坡,大门上除了一个添加好友的二维码外,别无他物。扫码添加好友并表明来意后,一位网吧的工作人员顺着斜坡走了上来,打开锁后,将记者领入网吧内部。 跟着这名工作人员顺着斜坡下行,转过弯便是网吧的收银台。看得出,整个网吧面积不小,偌大的空间内配置着近百台电脑。其中,靠近收银台的30余台电脑可供上网使用,其余暂未开放。可以开机使用的这30余台电脑,多是以5台位一排摆放的。由于上网人员较多,当天的上座率接近七成。无论彼此是否相识,多数网友都是紧挨着坐在一起。 来到收银台,简单进行测温后,无需登记、出示健康码,工作人员就表示可以上网了。他还特意强调,现在上网不需要身份证,“开机后选择第二个选项,不用输账号和密码就可以上机。” 为什么网吧工作人员要特意强调这句话?据了解,按照规定,去网吧上网必须出示、扫描身份证。工作人员扫描输入管理系统后,打印机会打出一张带有密码的纸条。上网者要在开机选项里输入身份证号和密码后,才能正常登录。而每一名上网者的信息,包括网吧工作人员的每一步操作动作,都会被系统自动记录下来。在网吧行业中,这也被称为“营业日志”。“营业日志”会保留30天。警方在检查网吧有无违规营业时,会查阅这些“日志”。网吧工作人员特意强调选“第二个选项”,应该就是想避开身份验证这个步骤,从而逃避检查。 记者看到,网吧内大多数网友在游戏开始后均摘下了口罩,之后也一直没有再戴上。临近傍晚,记者准备离开时,网吧工作人员一路将记者送至店门口。待到记者走出店外,这位工作人员重新把门锁好后,才转身返回店内。 目击3:棋牌室台球厅人满为患 除了违规偷偷带客营业的网吧外,一些棋牌室和暂不具备营业条件的台球厅也趁着假期的客流高峰提前营业。 在广渠门内地铁站附近,一家开设在地下一层,兼具棋牌室、台球厅项目的场所已悄然开放。记者来到现场时正值下午的营业高峰,咨询场地情况的来电络绎不绝,工作人员忙着接听电话,甚至有时都顾不上接待刚刚到店的顾客。 “现在没地儿,棋牌最早得晚上8点以后了,台球至少要两个半小时以后。”刚接完一个电话,另一个电话紧接着又打了进来。没有测温、登记的相关流程,仅仅展示团购信息和预约信息后,记者便顺利进入店内。 这个位于地下的娱乐场所面积很大,一半是台球厅、棋牌室,另一半则是尚未开放的网吧。所有的台球桌都已满员,最多的一张台球桌前围着5名顾客。在整个场馆最靠内侧的一张台球桌边,几名顾客都没有戴口罩,当两人打球时,坐在一旁观看的男子一直在抽烟。 除了已经满员的台球桌外,一旁四个屋门紧闭的棋牌室内,不时传出阵阵说笑声以及电动麻将桌洗牌的声音。记者发现,打台球、打麻将的人,还有该娱乐场所的工作人员中,很多都干脆摘下口罩甚至根本不戴口罩。 据现场的工作人员说,台球厅和棋牌室是在4月30日开放的,主要就是考虑到“五一”期间会有不少人来玩。“最近这几天生意不错,如果不是提前预约,下午或晚上直接过来很难有空地儿。” 记者手记:二级响应也不能掉以轻心 调低应急响应级别是科学研判的结果,也是全民抗疫来之不易的战果。从1月24日北京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至今,已经过去了三个多月的时间,广大市民对于城市恢复正常运转、工作生活回归正轨的期盼可以理解,但调整应急响应级别,绝不意味着解除警报、放松警惕,而是对防控工作提出了更高要求。 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从管理部门到每一位市民,大家落实各项防控措施的弦仍不能松。如今,随着复工复产的有序推进,北京城正在恢复活力,行百里者半九十,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对侥幸心理抱有警惕。每个人的防控之弦紧一紧,大家的安全健康才会有更大保障。(责任编辑:单晓冰)

Posts Tagged with…

Writ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